冠心病患者接受非心脏手术围术期安全性评价及应对策略

首页

2018-11-07

图片来源于网络本内容来源于《临床麻醉学进展》第二讲整理:李璐审校:姚婧鑫北京天坛医院麻醉科授权转载01马骏教授:冠心病患者接受非心脏手术围术期安全性评价及应对策略:引言冠心病患者接受非心脏手术数量急剧增加,中国心血管病人数亿(2014年数据),死于冠心病350万/年,北京安贞医院年手术量20000余台,搭桥手术近4000例,冠心病非心脏患者逐年增多,重症增加。

7400万非心脏手术/年,30%合并冠心病;76万PCI/年,5-8%在12个月内将接受非心脏手术。

如表格中所述,心脏手术和非心脏手术有各自的特点。

病例1:男性,55岁,拟行甲状腺癌切除术,多层螺旋CT(MSCT)pLAD结果显示:左前降支近端狭窄(pLAD)>75%,回旋支中远端(LCX)、右冠状动脉(RCA)大致正常,平素并无相关症状,患者合并高血压,且长期服用阿司匹林。 请问患者应先行甲状腺癌切除术还是冠脉血运重建?病例2:男性,45岁,120kg,胸骨后甲状腺肿,气管狭窄极度呼吸困难,患者入院时呈强迫体位(平卧位),拟行胸骨后甲状腺肿切除术。

患者合并冠脉支架后再狭窄,右冠中段重度狭窄,前降支支架术后狭窄(70%左右);超声结果提示:左室射血分数(LVEF)32%,左室舒张末期容积(L心室舒张末容积)73mm;胸片显示:声门下2cm至隆突气管受压。

那么问题是:1)术前冠脉需要再通吗?2)冠心病患者抗凝与非心脏手术的问题;3)冠心病患者接受非心脏手术术中管理的问题;4)冠心病患者接受非心脏手术特殊问题的考虑:①IABP围术期应用价值?②术后心血管事件预防?③近期支架植入后接受非心脏急诊手术?④β受体阻滞剂、硝酸酯类围术期应用观点?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。 02赵丽云教授——冠心病患者接受非心脏手术围术期安全性评价及应对策略每年约有7400万患者接受非心脏手术,其中有30%的患者合并冠心病。

此外,每年约76万患者进行了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,这些患者约有5-8%在之后的12个月内会接受非心脏手术。 围术期心脏骤停,约38%为心源性——即围术期心梗。 因心脏手术和非心脏手术有各自的特点(如前面表格所述),所以冠心病患者在接受非心脏手时也有其特别之处,接下来将从术前安全性评价和围术期应对策略这两方面进行思考。

1.术前安全性评估术前安全性评估是麻醉医生最为关注的问题:比如,如何评价内科会诊意见用;患者整个围术期的管理问题;对可能出现状况做合理预案。

赵丽云教授指出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,如何权衡评估冠心病严重程度和外科手术风险。

非心脏手术术前心脏危险因素主要有:高危手术、冠心病、慢性心衰、中风、糖尿病、肾功能衰竭;其次,还与杜克活动状态指数和代谢当量有关。

体能是麻醉前心血管风险评估的可靠依据,是围术期心肌缺血、心血管意外等严重并发症的独立预测因素,低体能预示较差的手术预后。

如之前提到的那个病例:男性,55岁,拟行甲状腺癌切除术,MSCT:pLAD>75%狭窄,LCX、RCA大致正常,无症状,高血压,服用阿司匹林。 请问,病人应先行甲状腺癌切除术还是冠脉血运重建?首先,根据手术类型,评估术后30天不良心脏事件发生风险:。